THE PLEATS OF TIME超凡感官體驗

May 31, 2024 07:00

一場One of Not Many卓爾不群之作。三種感官元素的完美融合——演繹高級製錶、高訂時裝與高訂香氛的精妙邂逅。說的是這枚孤品——Égérie系列「The Pleats of Time」概念腕錶。

TEXT BY LAWRENCE YU
PHOTO BY VACHERON CONSTANTIN

Égérie系列「The Pleats of Time」概念腕錶

甫出場,是一枚粉紅金鑲鑽錶殼,搭配飾有褶皺紋飾的丁香紫色珍珠貝母錶盤的美學腕錶;錶帶飾以精緻刺繡質感的編織紋理,鑲嵌細密的珍珠貝母碎片,以原創設計精妙詮釋高訂時裝靈感。此款時計將呈現美妙非凡的腕間體驗,留駐時光記憶。

巧妙融合

這是江詩丹頓Égérie系列腕錶與高訂時裝設計師殷亦晴(YiqingYin)凝聚創新巧思的概念腕錶Égérie系列「The Pleats of Time」:殷亦晴邀請殿堂級調香大師之一Dominique Ropion特別為該作品調製出一款專屬香氛,巧妙密封於錶帶之中,隨着佩戴者腕間的動作不時釋放出迷人香氣,是一趟優雅的感官體驗旅程。這枚孤品時計無論外觀設計還是創作過程均堪稱獨一無二之作。全新Égérie系列概念腕錶誕生自江詩丹頓與「One of Not Many卓爾不群」青年才俊之一殷亦晴的藝術合作。正如前言,秉承對精緻美學和卓越品質的共同追求,江詩丹頓與這位高訂時裝設計師連袂推出Égérie系列「The Pleats of Time」概念腕錶,生動演繹了高級製錶、高訂時裝與高訂香氛三個不同領域的巧妙融合。圓潤的37毫米粉紅金鑲鑽錶殼與飾有褶皺紋飾的丁香紫色細膩質感錶盤相映成趣;8點位的江詩丹頓品牌標識,與2點位的月相顯示盤和錶冠構成一條別致的對角線,詮釋品牌鍾愛的不對稱幾何美學。這些細節共同彰顯出飽含新意巧思的優雅女性氣韻,並由殷亦晴悉心注入迷人的感官美感。

創作解讀

在殷亦晴的構思下,Égérie系列被賦予截然不同的美學詮釋,巧妙融入設計師獨特的空靈意境,呈現出煥然一新的個性風貌。殷亦晴還為此款新作悉心設計了一條獨具巧思的錶帶,飾有極具藝術感的刺繡紋理,以絲線編織而成,其間鑲嵌細密的珍珠貝母碎片。設計師稱:「這件作品令人聯想到自然風光中的蜿蜒水流和翻卷波浪,將蛇皮蛻卻時的輕薄感和抽象蕾絲花紋的優雅氣質兩相結合。錶帶上的不規則圖案則彰顯出獨特的手工韻致,與錶盤的純粹幾何美感構建了一場視覺對話。」錶帶內還巧妙密封由調香大師Dominique Ropion匠心調 製的專屬香氛,賦予腕錶無形而又鮮明的個性印記。

以高級訂製時裝的精緻格調和江詩丹頓的製錶美學傳承為靈感,Égérie系列亦另推出一款限量僅100枚的月相腕錶新作,同樣與殷亦晴連袂設計而成。腕錶配備三條可快速替換錶帶,採用直徑37毫米的粉紅金錶殼搭配鑲鑽錶圈和精緻的丁香紫色調錶盤。新作延續了該系列的美學特質,珍珠貝母錶盤交替呈現光面質感與褶皺紋飾,月相顯示盤巧妙呈於江詩丹頓品牌標識與錶冠之間構成的一條似有若無的對角線上。

Égérie系列月相腕錶錶盤的美學設計巧妙呼應殷亦晴的創作風格。腕錶配備與錶盤優雅配色相呼應的丁香紫色鱷魚皮錶帶,以及夜空藍緞面效果小牛皮和粉紅色粒面小牛皮錶帶。佩戴者可輕鬆更換錶帶,以不同的材質賦予腕錶魅力。

原創巧思的結晶

自2020年問世以來,Égérie系列在專為女性打造的高級製錶領域始終獨樹一幟。品牌此次與殷亦晴共同設計的新款月相腕錶延續了這一系列的美學準則,同時亦注入新穎的創意巧思,融入了高訂時裝元素作為創作靈感。

殷亦晴的作品一貫以空靈飄然、精緻疊褶和垂墜效果以及柔和流動的輪廓線條而著稱。秉承設計師的標誌性風格,錶盤中央區域飾以珍珠貝母材質的褶皺紋飾。珍珠貝母的溫潤色澤,亦令人聯想到她在高訂時裝作品中常用銀紫色面料疊搭淺丁香紫色或雲紋紫色的設計。腕錶配備的三款可快速替換錶帶同樣採用淡雅配色,正如她所言,這些色彩「柔美而縹緲,宛如一場轉瞬即逝的白日幻夢」。

Égérie系列月相腕錶

限量僅100枚的時計臻作

柔美、夢幻、優雅——全新Égérie系列月相腕錶為殷亦晴的創作風格寫下了生動註腳。丁香紫色珍珠貝母錶盤盡顯柔美特質,呈現出光面質感與褶皺紋面的迷人交替,與該系列首款腕錶的設計風格相呼應。珍珠貝母是一種極為脆弱的材質,在其表面雕琢出「褶皺」紋理時必須格外小心翼翼。褶皺圖案周圍環繞一圈精巧的金質珠粒,由手工逐一鑲貼而成。月相顯示盤同樣由丁香紫色珍珠貝母製成,以璀璨鑽石輝映出如夢似幻的氛圍。優雅美感貫穿於腕錶的整體設計中,包括37毫米粉紅金鑲鑽錶殼的圓潤輪廓、形似高訂工坊縫紉師於靈巧指間不斷翻轉的纖細指標,以及該系列標誌性的不對稱美學設計:2點位的錶冠和月相顯示盤與8點位的品牌標識構成一道別致的對角線。

同款高訂禮服,延續感官享受︰此次,為搭配全新Égérie系列概念腕錶,殷亦晴還特意設計了一款高級訂製禮服,與腕錶美學構思一脈相承。「輕盈的面料環繞着身體飄揚展開,呈現出褶皺細節和夢幻般的色彩,令人聯想到錶盤上的細膩紋理折射出的光澤。這一貼合身形起伏的廓形,營造出懸浮於時光之間的柔韌感,隨着穿著者的動作和與外界的互動,展現出輕靈質感。太陽射線般的褶襚線條浮現於靈動裙擺之上,層層鋪開的虹彩緞面與絲綢雪紡交疊出剔透的視覺效果,捕捉每一個瞬間的流麗絲光。這一創作以大自然的蓬勃活力為靈感,讚頌動態之美,於流暢優雅的設計中彰顯無限可能。」

設計師積極探索先進的織物面料,結合手工浴染與環保的納米染色技術,將纖維和面料沉浸於礦物粉末中,營造出微妙漸變的光澤感。此款訂製禮服以獨特的魅力,從視覺和象徵意義層面,生動演繹高訂時裝、高訂香氛與高級製錶的藝術邂逅。


調香大師與高訂時裝設計師的深入交流

調香大師與高級時裝設計師間的深入交流,共同創造了這款專為全新概念腕錶特別調製的香氛。殷亦晴表示:「Dominique Ropion擅長將微妙的情感凝萃於迷人的芬芳之中。我們的初衷是創作出一枚通過獨特的感官體驗來感知時間的腕錶作品。」歷經不斷的創意交匯與靈感碰撞,最終設計出一款凝結了豐富情蘊與精湛調香技藝的香氛傑作,與Égérie系列「The Pleats of Time」概念腕錶相得益彰。Dominique Ropion稱,他的創作宗旨是調製出一款「如時光般雋永而又無處不在的香氛,礦物香調中氤氳着柔和、清冽、細膩而明媚的香氣,彷彿在與冉冉暖陽和縷縷輕煙嬉戲。」

專屬香氛新意

為和諧呼應殷亦晴的風格,此款香氛選用多種成份精心調配而成:水生香與白松香交織出清新的礦物和海洋氣息;薰衣草與橙花的香氣巧妙糅和;金銀花和蠟菊的滍選用多種成份精心調配而成;晚香玉和依蘭點綴出明亮繽紛的香調;柳丁和檸檬香氣彷彿將澄澈陽光裝入瓶中;裊嫋浮動的焚香(乳香、沒藥和紅沒葯)和沉香氣息,則宛如時光的悠悠餘韻。

調香完成後,接下來需要將香氛密封於錶帶內。正如殷亦晴所言,其目的是「接納荏苒時光的芬芳,醞釀奇迹的出現。」為此,必須引入全新的製作工藝,將香氛精華濃縮為微小的液滴,包裹於納米膠囊內,再滲透至錶帶的各個部件(襯裡、固定環和刺繡圖案)。隨着佩戴者腕間的動作,錶帶與肌膚相摩擦,使納米膠囊中的香氛不時釋放出迷人香氣。


對談.超凡感官體驗

YY:殷亦晴 SD:Sandrine Donguy DR:Dominique Ropion LJ:《優雅生活》

(左起)國際香精香料公司(IFF)調香大師Dominique Ropion、江詩丹頓產品營銷及創新總監Sandrine Donguy、高級訂製時裝設計師殷亦晴,江詩丹頓「One of Not Many卓爾不群」青年才俊之一

LJ:Sandrine Donguy女士,此次是品牌一次與「One of Not Many卓爾不群」青年才俊展開嶄新的合作計劃,您對此有何評價?

SD:與殷亦晴的合作極具啟發意義,也是水到渠成的自然契合,因為Égérie系列自2020年問世以來便不斷從高訂時裝的世界汲取豐沛靈感,殷亦晴亦一直憑藉她獨特的個人魅力,為這一系列賦予優雅演繹。當我們提出希望打造一款融匯精湛技藝與豐富象徵意蘊的作品時,她立即接受了這一邀請。從丁香紫色珍珠貝母雙褶錶盤,到專屬訂製香氛的香調,乃至錶帶上採用珍珠貝母碎片呈現的蕾絲織紋效果圖案,每一處細節均孕育着精妙匠心。殷亦晴在保留該系列美學個性的同時,亦為其注入了鮮明的高訂時裝魅力,與她的個人創作風格相呼應。最終的作品展現出三個不同領域的和諧交融,其背後凝聚着相同的設計理念,以及對於美感、夢想和精緻格調的共同追求。

LJ:殷亦晴,妳希望通過此次合作表達怎樣的理念?

YY:我希望將自己源於直覺的創造力融入嚴謹的高級製錶世界中,創作一款能「釋放」出時間的馥鬱芳香並喚起獨特情感共鳴的腕錶作品。作為一名高訂時裝設計師,我對於製錶技藝不甚瞭解,需要在其技術框架內找到與我的藝術創作相契合的平衡點。我的作品致力以靈動的廓形設計,以呈現不斷流動變化的視覺敘事。我希望盡量精簡錶盤的設計,以月相顯示帶來的浪漫詩意及對時間的直覺感知為核心,類比皎月陰晴圓缺的更迭,跳脫出線性時間刻度,營造更直觀的感官體驗。精簡的錶盤設計揭示了時間的本質,腕錶和禮裙上的「褶皺」紋理形成一種動態感,賦予了作品柔韌的張力和承載更多可能性的空間。它象徵着原本平坦的表面所蘊含的自由無拘的表現力,也隱喻時間引發的情感起伏和感官變化。在遊離於現實與夢幻之間的創作中,褶皺彷彿變得無窮無盡,顯現出不受時空約束的失重狀態,我想藉此表達時間慷慨的力量。

LJ:Dominique Ropion,這款香氛採用了怎樣的調製方式?你希望通過它的成份組合來表達怎樣的理念?

DR:我和殷亦晴有過許多討論,探討如何將時間轉化為迷人的香氣。她提到了潮汐的往復迴圈、她作品中的褶皺元素、照耀和溫暖着我們並塑造了人們日常生活節律的太陽,還有紫水晶及其顏色關於時間的隱喻。我挑選出不同的成份,將這些想法轉換為氣味。以香氛來表達時間,是一項既令人興奮又極為艱巨的挑戰。我與殷亦晴的合作始於2010年,我很熟悉她對細節的執著,我也是如此。我們一起試聞了數十種香料,反覆進行測試,試圖用氣味捕捉時間。時間在香氛創作中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它決定了季節輪轉的韻律,影響着花卉原料和天然成份的生長周期;歷經時間的沉澱,焚香已成為調香配方中的關鍵成份;香氣在空氣中擴散需要時間;前調、中調、基調的層次變化,則標誌着時間的流逝⋯⋯

LJ:Sandrine Donguy,江詩丹頓為何將創新作為品牌傳承的重要組成部分?

SD:創新始終是江詩丹頓保持蓬勃創造力的關鍵。縱觀其歷史,江詩丹頓在高級製錶界的顯赫聲譽,正是源自其在精準性能方面不斷的技術突破,以及對於優雅美學飽含原創新意的獨到詮釋。如果沒有創新,我們就不可能像品牌歷史檔案中所記載的那樣,自1755年創始至今從未間斷過製錶傳承。在其漫長的歷史中,江詩丹頓獲得了諸多製錶創新專利。此次與殷亦晴的合作涵蓋多個層面的創新,也充分契合了品牌一直以來的開拓精神。

LJ:殷亦晴,妳在創作中是否也將創新作為首要追求?

YY:創新嘗試一直是我在創作中不變的追求,也是一項指導原則。我在作品中致力於探索不同世界的碰撞融合,呈現不同表達領域之間的張力。我喜歡跨界合作,探索我不熟悉的領域。我將設計視為挑戰既有技術邊界的工具,在高訂時裝領域尤其如此。我認為,知識和專業技藝可能會被僵化和濫用。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長技藝和情感表達。我堅信,保持創造力的關鍵在於敢於冒險,大膽跳脫出自己的舒適區,不斷探索重塑再造的可能。我們必須暫時拋開自己的成見,才會有全新的發現。

LJ:Dominique Ropion,在你看來,調香與製錶,香氛與時間的概念之間有何關聯?

DR:香氛與時間的共同之處在於,它們都轉瞬即逝,看似無形,卻又彷彿是歷史的印記般鮮活分明。當一縷熟悉的香氣再度縈繞鼻尖,即使是時隔多年,也依然能跨越時間的迷陣,喚起埋藏已久的記憶。我很榮幸創作出這款珍貴的香氛作品,留駐專屬的時光記憶。